离婚后的财产纠纷如何处理,北京专业离婚律师为你支招

案情简介:原、被告于1992年1月28日办理结婚登记,1993年12月25日生育一女儿黄施美。后因夫妻感情破裂,原告提起离婚诉讼,2009年11月23日法院判决准予原、被告离婚,因被告未到庭,法院无法查清原、被告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财产情况,故对财产没有处理。现被告已返回家中,故要求对原、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财产依法分割。

 

 

京师律师事务所姚志斗律师意见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规定,夫妻离婚时,原为一方的婚前财产仍归该方所有;婚后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;协议不成时,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,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。一般情况下,双方均等分享。对于被告提出的答辩意见及庭审陈述意见,可归纳为如下三点:1、原告隐藏、转移财产,不应支持其再分割财产的诉请,2、原告提出离婚前财产已分割,现再次请求分割,已过诉讼时效。3、分居期间给原告及孩子合计13.3万元,离婚后给孩子合计6.8万元,不应再支持原告分割财产的诉请。对于第一点,原告在离婚诉讼中提交的婚前、婚后财产清单明细、地址基本正确,被告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原告隐藏、转移财产的相关证据,故本院对被告称原告的隐藏、转移财产的主张,本院不予采信。对于第二点,原告提起的三次离婚诉讼,均未对财产进行分割。被告引用的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〉司法解释(一)》第三十一条,欲说明原告的诉请已超过诉讼时效,其实该条是针对离婚时,一方隐藏、转移、变卖、毁损夫妻共同财产,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,另一方请求分割被隐藏、转移等的财产所适用的时效规定,本案中原告请求分割的财产,无该条规定的情形,不适用该条的规定。同时,诉讼时效只适用债权请求权,不适用于物权请求权。故对于被告有关诉讼时效的辩称,本院不予支持。对于第三点,原告否认被告的该陈述内容,被告也未提相关证据证实,同时,被告即使存在向孩子给付部分钱款的行为,这是其履行相应的抚育义务,与本案中原告诉请的财产分割无关。综上,被告的三点理由均不成立,其要求不支持原告分割财产的请求,不予支持。本案中,原、被告的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,共同财产原则上各半分享,对于共同财产中二底三层房屋一幢及附房一间,考虑到楼房的结构及该房在拆除被告原二间房屋所建等的情形,其中底层及附房原、被告按份共有(各50%),共同使用,二楼归被告所得,三楼归原告所得。其余共同财产在原告处的归原告所得,在被告处的归被告所得。

 

法院判决

一、原告施某在被告黄某处的婚前财产有:被橱、衣橱、电视柜、写字台、四仙桌、缝纫机、布椅子、皮箱、痰盂箱、洗衣机各一件、皮箱、钢折椅各二件、被子、毛毯各二条,属原告施某所有,原告施某于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取回。

二、被告黄某在原告施某处的婚前财产有:长凳一张,属被告黄某所有,被告黄某于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取回。

三、原、被告的共同财产21寸彩电、电饭煲、八仙桌、冰箱、微波炉、摩托车、电瓶车各一件,椿凳五张,其中冰箱、微波炉、摩托车、电瓶车各一件,归原告施某所得(已在原告施某处);21寸彩电、电饭煲、八仙桌各一件,椿凳五张,归被告黄某所得(已在被告黄某处)。

四、原、被告的共同财产座落于合作镇达育村11组37号二底三层楼房一幢、附房一间,其中楼房底层、楼梯、附房,原告施某与被告黄某各占50%份额,共同使用,楼房二层归被告黄某所得,楼房三层归原告施某所得。

本案受理费1800元,依法减半收取900元(原告已预交),由原告施某承担450元,被告黄某承担450元。

 

 

相关法规

 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》第一百三十五条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司示解释(一)第三十一条之规定